<<返回上一页

根据法律规定,根据九年的规定,为什么党解决群众的问题如此薄弱? !

发布时间:2019-02-04 06:01:00来源:未知点击:

我是孟凡坤,1934年出生,中共党员该党已有50多年的历史当我年轻的时候,我在党和国家告别我的父母我去了青海省,参与了诽谤,叛乱,救灾,建设等工作消极和暴力,但忠于党和国家!永远不要利用任何国家利益,始终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为了党和国家的利益,我仍然可以投入我的头脑和血液!但我无法容忍的是:首先,2007年的非法拆迁,让我破产了!第二,对于这件事,我依法遵守了九年的规则,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成功! 3.为什么我们党如此弱小地解决群众的问题 !一,2007年非法拆迁,让我破产! 2007年底,河南省漯河市荔城区政府组织拆迁原住宅区,政府和地方领导采取了停工等各种措施,要求率先拆迁我在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解雇了我老房子迫使我签字!然而,事实是:我的妻子和四个孩子(当时住在那里)的面积为394平方米,房屋面积为498平方米土地证和房地产证完整然而,在拆迁后,我以低价评估了原有房产高价出售给我家两套100平方米的不同地方,称为安置房(环境尴尬,地理位置偏远),没有产权证现在,它必须被拆除,并且很可能被拆除为非法建筑物面对破产的局面!拆除我的家人是严重违法的:首先,不是原地更换;第二,不是货币补偿!相反,它被拆除,价格低廉,然后以高价出售给我的无证安置房! (安置房有6万多元,对我们来说近10万元)此外,这次非法拆迁还没有依法公布,拆迁政策还没有依法审理和公布 !我的真实姓名报告说,原拆迁办公室负责人沉学坤(又名沉雪琪)在拆迁工作中从事私人腐败和侵害人民的合法财产!关于沉学坤的非法犯罪,河南电视台的电视频道已曝光四次,并有视频资料作为证据有几十个人来证明这一点!我敦促中央委员会派出工作组依法进行调查,依法处理!对于这件事,我依法遵守了九年的规则,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成功!为什么我们党解决群众问题的方法如此薄弱 !在过去的九年里,渭城区政府一直在反对我的正常信访渠道的要求,作为服务型政府是极不负责任的此事件我从未收到涪城区政府有关部门的任何正式文件!从来没有签过任何文字!我签署的上级文件是由我签署的,纯粹是伪造的!我从未见过潍城区在线回复的附件!在此,我强烈要求你的部门转到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彻底调查拆迁工作中的腐败行为! (河南电视台四次揭露案件的真相,并被犯罪分子的非法活动所掩盖和束缚!)我保证与妻子的党年龄超过100岁我保证的情况是真的!再次呼吁国家信访局!在无助的情况下,我们要求大多数网民前进,以便为党和国家奋斗的老党员能够看到希望!我的电话:18736400271无奈,我还是老干部,还是这样的“待遇”,想想我的经历,真的了解那些走极端的受害者,被迫帮忙!提示:作者被禁止或删除内容会自动阻止提示: